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真是便宜了那小子! 2017-05-21 15:52

 
  短篇小说:天葬(之二)
      梅改村半里外有座山岗,坐南朝北酷似龙形,故名梅龙山。龙尾是碧波荡漾的梅龙河,龙头正前方有片小开阔地,梅改村大部分村民散居在此。这里多年以来流传着一首民谣:“住家住在龙摆尾,害死家主闹家鬼;住家住在龙抬头,家出宰相住高楼。”因此山明水秀的梅龙河边住家不多,龙头所指的小地方却人满为患。
     梅启仁夫妇合葬的这块墓地,据风水先生鉴定是个“活龙口”,若得在此住家定然大富大贵。梅梁星产生觊觎之心,以此地“不宜死者”为由,强行挖坟掘墓,将尸骨未寒的叔父叔母遗骸,迁到一个荒冈上草草掩埋。梅启仁是绝户没有后代,自然无人出来干涉,众村民敢怒不敢言。梅梁星用搜刮来的不义之财大兴土木,在旧墓地上修建起一座古宅式庄园。设置有前厅屋后堂屋,两边两包厢,俗称四水归明堂 。金碧辉煌古色古香,俨然成了一户豪宅。
      梅梁星日渐其富,以为是“活龙口”带来的好处。他道听途说得知,龙形宝地容易遁走,须得“神针”定住“龙脉”。于是在自己卧室上方的3楼顶部焊接一条粗大的钢梁,意为“神针”直指梅龙山“龙脉”,从此安心。
      钢梁尾端恰好正对着村里梅启南家大门,他是梅梁星远房堂叔,在梅梁星成孤儿时 ,曾经给过许多帮助。农村土语云:“迎门射钉不死也晕”。说来也巧,自从钢梁射门,梅启南老婆生疮女儿害病,猪死牛发瘟人不太平。他找梅梁星商议无果,于是找村长梅志仁讨说法。村长胆小怕事,他不敢得罪泼皮无赖梅梁星,却敢得罪老实巴交的梅启南,板起面孔训斥道:"你这是瞎扯淡老迷信,人吃五谷杂粮当然会得病,猪死牛瘟是你家不讲卫生,这事打不了官司告不了状,政府管不着!”这里的村长就是土皇上,梅启南不敢反驳,只好自认倒霉在门前不远处搭盖一座牌楼遮挡视线,耗资3000多元。他老婆心疼的打哆嗦,在家里边哭边骂:“梅梁星(没良心)哪,遭雷焖呀!”梅启南则仰天长叹:“天不睁眼哪,响雷年年有,打死猪电死狗,咋就不劈没良心的人呢?”
    梅启南的儿子梅德在中学读书,他盯着钢梁研究了半天,对梅梁星说:“哥呀,我们课本上说金属最容易导电,你这钢梁裸露在外连着卧室,下雨打雷老危险呢!”梅梁星瞪起三角眼破口大骂:“呸呸呸!乌鸦嘴,口烂奶腥的小东西,滚回家吃奶去!”梅德吓得不敢吱声,抱着头逃回家去。
      梅志仁做完一任村长后退休,对梅梁星的胡作非为也很不满。他指着庄园对村民们说:“此地不发是无地理,此地若发是无天理。善恶终有报,只争早与迟。”
    农历6月初6是梅梁星36岁生日,头天夜里,他又重做了那天午休时的旧梦。他心里更加害怕,决定到梅慈镇找梅半仙,算算命转转运。
    梅慈镇离村8里路,一条石子公路直通镇上。6日早上,梅梁星驾着诈骗来的东风日产轿车,十几分钟 便到。太阳才刚升起,梅半仙卦桌前已然围坐多人。梅梁星塞过去一张20元纸币,梅半仙接了揣到腰中冲他点点头,然后拱手道:“各位稍等,这位朋友脸有异相,待我先行看过。”梅梁星报上生辰八字,半仙眯眼晃脑,抬起右手掐指连环颠倒算。少时睁眼叹息道:“命相不好。你今年36岁三六一十八,应18层地狱之地煞;6月6日生日六六三十六,应36天罡之星煞。命犯天地双煞,神仙都难救活。”梅梁星听罢心中不悦,脸上假装镇定干笑道:“君子问灾不问福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没啥大不了。我昨晚有一怪梦,请半仙圆一下。”说完再次塞过一张更大的50元纸币,半仙双手接过揣到腰中。问明梦境后眯眼晃脑,这次摊开双手掐指连环颠倒算。算罢多时睁眼,摇了摇头说道:“此梦不吉。古体“豐”字分解开来,一山一豆两个丰。山字正面看去更像一只坟包,两个丰字像坟包两旁小树,豆字则是祭奠用品。此谓山中有坟坟长树,祭品已备命难成。那个火球是天火,遇阳则亡遇水则猖。今天午时三刻之前,晴则无事雨则遭殃。”梅梁星问道:“可有化解之法?”梅半仙摆了摆手:“要看天意,无化解之法。”
       梅梁星怏怏地驾车回家,心神不宁差点栽进路沟里。今天凑巧也是老丈人60岁生辰,他不敢外出怕招灾星,谎称身体不舒服,支走梅娜花母女俩前去贺寿。他将庄园四门紧闭,躲进3楼卧室里避灾。不敢抽烟,不敢做饭,甚至不敢开电灯,不敢看电视,杜绝一切与火有关之事。
      西铁城金表时针指向中午12点,还好,外边晴空万里,再过几十分钟就可以脱灾了,看来是场虚惊。梅梁星斜靠在床上,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。三天不害人,走路没精神,今后坏事还得照做。梅启南家那口鱼塘是块肥肉,得想办法弄过来。村里有个风流俊俏的小女人梅游,丈夫常年在外打工,得给点甜头把她上了。想到此处,他心中得意,居然睡着了。
      朦胧中一声炸雷把梅梁星惊醒,不知何时下起了雷雨。窗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,一阵阵滚雷在卧室四周炸开,震得门窗玻璃簌簌作响。他吓得坐起身来,心中一阵紧缩,两眼直勾勾盯着窗外。他想起了梅德所言,那根钢梁裸露在外该不会惹事吧?隔着玻璃向外窥看,突然,一团巨大的火球在钢梁前端燃烧,随后直冲而下破窗而入,在卧室中爆炸开来,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,梅梁星没来得及哼出声来,他的身体连同楼房被卷入空中化作青烟,飘向那无底深渊之中。
      雷雨少时骤停,金灿灿的阳光洒向大地。梅改村的村民们在家中避雨,猛听得梅梁星庄园四周雷声大作,随后又见烈焰腾空不知发生了何事。大家围拢过来察看,惊异地发现,梅梁星的整个庄园已被夷为平地,楼房瓦屋俱成了焦土。有人在他卧室废墟上捡到了那块西铁城金表,非常奇怪,雷火烧尽庄园,唯独金表似乎完好无损,只是停止了走动。时针指向12点45分,正好是午时三刻。人们常说坏人死无葬身之地,梅梁星倒好,连葬身之地都不用找,老天爷全力包办了。他尸骨无存,不仅省下火化费,同时省下安葬费,真是便宜了那小子!